中国人欧洲买房回租中国客 月收入最少6万(图)

国内某在线短租网提供的短租度假房/东方IC

58
国内某在线短租网提供的短租度假房/东方IC

文/羊城晚报记者 刘珊

广州市民柳小姐上个月去欧洲玩了一趟,回来之后,她的梦想变成了“去国外旅游胜地买套大房子,在里面隔出很多个小房间,然后租给中国游客,自己每天在家做饭、数钱”。柳小姐给羊城晚报记者算了一笔账:她在佛罗伦萨租住的租客家中有8间房,每间最多能住两人,一间房日租金40欧(约合人民币500元),比酒店便宜了一半,即使只有一半能住满,日收入也有2000元人民币,一个月保守收入6万(撇开周末提价),“房东是中国大叔,他自己也住那,每天最大乐趣是给大家做中国菜,出门在外我们都吃不惯,华人旅馆生意火到不行!”

事实上,短租这个在中国刚起步的概念,在国外已非常成熟。不少目光已盯上了中国这块“沃土”,经历了初步的商业模式调整和早期融资后,短租行业在华开始加速圈地。 预计到2015年,国内在线短租将达到100亿元市场规模。

短租模式挑动资本神经

据了解,在线短租是依托于互联网查阅或预订短租住房,为出差者和背包客提供酒店和旅馆之外另一种“居家”选择的商业模式,进入21世纪后率先在美国兴起。

2004年,在线短租巨头HomeAway在美国得克萨斯州奥斯汀成立,翌年网站开始运营后立刻得到风投青睐。2011年6月30日,该公司在纳斯达克挂牌,当日股价最高达37.10美元/股,市值达30亿美元。与前者相比,在线短租平台的另一巨头Airbnb更像是纯粹的平台模式,相当于“在线短租的eBay”。有关资料显示,截至2012年10月第三次融资结束,该公司估值在20亿到30亿美元之间。

在中国,像小猪短租、途家网、爱日租、住我那等国内在线短租平台都是在2011年之后才陆续成立的,但近两年来,行业被形容为迎来了“爆发式增长”。

目前融资走在前列的包括途家网、蚂蚁短租和小猪短租。途家网在2012年5月和2013年2月分别完成了两轮融资,投资人包括国际投资机构纪源资本(GGV)、光速安振创投和国内的鼎晖创投、启明创投、宽带资本等,以及国内在线旅游巨头携程网及国际在线短租“鼻祖”HomeAway。在今年1月份,蚂蚁短租和小猪短租也同日宣布获得千万美元级别融资。

两年内冲击百亿规模市场

艾瑞咨询认为,受到中国在线旅游市场快速发展的带动因素影响,2013年国内在线短租的市场交易规模将超过10亿元,2015年超过100亿元。有分析师指出,“在线短租平台用户的年龄段主要集中在25-30岁,占整体用户的44.2%。其次是31-35岁这一年龄区间,占比22.2%。在线短租是一种新型、自助式、注重品质,同时追求性价比的住宿方式,80后逐渐成长为职场主力,他们对品质有一定追求,同时会考虑性价比”。

据《金融时报》报道,Altimeter Group的一份报告中提到,近年来这股新兴的“分享经济”(sharing economy)浪潮,已催生了200余家新企业,并得到了20亿美元风险资本的注资。这些投资项目出现在经济下行周期,消费者们被迫找寻省钱的新途径。此外,年轻群体的文化也发生了变化,年轻人对与自己的朋友和邻居做生意更感兴趣,而不太喜欢从毫无个性的企业那里购买产品和服务。

“舶来品”的中国磨合期

“我觉得用爆炸式发展来形容中国短租行业并不合适”小猪短租联合创始人陈驰向羊城晚报记者表示:“尽管年初短租行业吸引了不少资本的关注,但中国的短租市场还处于极早期,需要很长时间培育。”

在他看来,Airbnb的模式就算在美国那样一个个人社会信息健全的国家都是具有颠覆意义的创新,从被投资者认为疯狂,到模式被大家接受,Airbnb这个过程走了二到三年,“这还是因为美国社会有比较好的信用体系和像Facebook这样涉及用户面广泛的实名制社交网络以及原先就已经存在的一部分房源,而在中国,这一阶段可能将会更长”。

陈驰告诉羊城晚报记者,目前这种观念(短租)在中国接受程度并不是很高,类似的供给也非常的少,需要团队去培育供给,寻找种子房东,把他拉到互联网上去出租自己的房间,另外一方面还要培育租客的观念及住宿方式。

如今,个人信用良好的房东们已经成为短租商家“必争资源”。陈驰告诉羊城晚报记者,上线一年多的时间,小猪短租目前的日间夜量超过1000个,并已经发展了接近1000个真正意义上的个人房东,“我们把这些房东称为‘种子房东’,并在运营中也会向他们倾斜”。